论曹禺《日出》的悲剧意识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曹禺《日出》的悲剧意识毕业论文

2021-04-04更新

摘 要

ABSTRACT 2

  1. 创作背景与创作观 3
    1. 创作背景 3
    2. 创作观 4
  2. 悲剧形象 5
    1. 依靠有余者供养的不足者——陈白露 6

2.1 向有余者靠拢的不足者——李石清 7

  1. 悲剧意象 9

3.1 日出 10

3.2 金八 10

3.3 白露 11

3.4 歌声 11

  1. 悲剧思想 12
    1. 八段引文透露出的悲剧思想 12
    2. 拜金主义下彻底的社会悲剧 14
  2. 悲剧艺术表现手法 16
    1. 现实主义色彩 16
    2. 以喜衬悲的表现手法 17

结论 19

参考文献 20

致谢 21

中文摘要

《日出》是曹禺的“生命三部曲”之一。曹禺擅写悲剧,他的悲剧作品一贯有着对人类命运的追问,在《日出》中,曹禺把对人类命运的追问放在了社会环境下。《日出》描绘了一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悲剧社会,塑造了陈白露,小东西,翠喜,李石清、黄省三等一系列悲剧性人物形象,其中陈白露和黄省三是在不足者和有余者之间游走的悲剧人物典型。《日出》中的人物关系、象征手法、八段引文、以喜衬悲的手法都显示出曹禺试探一次新路的努力,这对我们研究《日出》的悲剧意识有很大帮助。本文将从《日出》中的悲剧形象、悲剧意象,悲剧观念,悲剧表现手法等多方面探究《日出》中的悲剧意识。

关键词:曹禺;日出;悲剧意识;悲剧意象

ABSTRACT

Sunrise is one of Cao Yu’s”life trilogy”. Cao Yu is good at writing tragedy.His tragic works always explore the fate of human beings.In Sunrise, Cao Yu turns his questioning of human destiny to the society.Sunrise depicts a tragic society in which”Hurting the needy to provide for the capable”,and creates a series of tragic characters such as Chen Bailu,Xiao Dongxi,Cuixi,Li Shiqing and Huang Xingsan.Among them,Chen Bailu and Huang Xingsan are the typical tragic characters.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haracters in Sunrise, the symbolism, the eight-paragraph quotation, and the combination of joy and sorrow all show Cao Yu’s efforts to explore a new path, which is of great help to our study of the tragic consciousness in Sunrise.This paper will explore the tragic consciousness in Sunrise from many aspects.

Key words:Cao Yu;Sunrise;Tragic consciousness;Tragedy image

1 创作背景与创作观

创作背景

《日出》是曹禺继《雷雨》后的第二部著作,也是作者“试探一次新路”的尝试。《日出》写了黎明、黄昏、午夜、日出四幕,以陈白露的交往圈展现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统区都市的奢靡混乱,道德沦丧,展现出金钱社会对人性的扭曲。

20 世纪 30 年代的中国社会深陷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危机中,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后,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为转嫁危机向外大量倾销商品。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帝国主义在武装入侵中国的同时,加紧了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在国内,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凭借政治特权掠夺国民财富,使官僚资本迅速膨胀。民族资本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的挤压下举步维艰。工厂停产、银行倒闭、城乡经济急速萧条。这些都将资本家置入了赌徒境地,他们在四大家族掀起的投机热中买卖公债,制造虚假繁荣。这一时期的经济状况从同时期茅盾的作品中也可窥视一二。不论是雄心勃勃的大资本家吴荪甫,还是兢兢业业林家铺子的林老板,又或是忠厚老实的农民老通宝都纷纷破产。内忧外困下, 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同时,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也使得人人自危,不敢自由发表言论。另一方面,人们大众的反抗斗争深入发展。

正如曹禺在《日出·跋》中所述:“这些年在这光怪陆离的社会里流荡着,我看见多少梦魇一般可怖的人事。”①当时的许多作者都被黑暗的现实逼得不吐不快。

茅盾在谈到 1933 年发表的《子夜》时说:“这是天亮之前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而曹禺在《日出》中将这段时光的黑暗描写的淋漓尽致。

创作观

1943 年,曹禺在重庆储汇局同人进修服务社所作的、题名为《悲腾的精神》的一次讲演(载-《半月文萃》二卷二期,1943 年 8 月)中论述了他对悲剧以及悲剧人物的看法,曹禺的悲剧观概括起来就是“构成悲剧的两要素”和“悲剧人物四条件说”。悲剧两要素即一是“抛弃个人利害关系的”,二是“绝对主动的”。“绝对主动的”即悲剧要有抗争精神,并非坐以待毙。

① 曹禺.《雷雨 日出》[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382.

《日出》正是抛弃个人利害关系的,因为《日出》的悲剧不局限于个人的不幸,而是整个社会环境造就的社会悲剧。《原野》《雷雨》的剧中人物都在命运的怪圈里抗争着走出去却始终不得,这正是曹禺的“绝对主动的悲剧”。《日出》中也有着主动抗争意识,但这并不是明线,《日出》中以工人们的夯歌隐喻着抗争的暗流。有学者指出:“就剧作所显现的悲剧意识而言,如果说《雷雨》《原野》所反映的悲剧观,所创造的悲剧主角近于绝对主动的西方式;那么,《日出》

《北京人》和《家》所传达的悲剧感,所刻画的悲剧主角则极为接近中国传统。”

①的确,它更像是中国传统悲剧观中的忍从型悲剧,揭示的是人们终将走向反抗的

趋势。

① 胡润森.曹禺悲剧观及其悲剧艺术[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89(02):40-45 39.

悲剧形象

《日出》描写的是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黑暗社会,其中有着陈白露,翠喜,小东西这些无力挣扎的女性,有着潘月亭,李石清这些自私狡诈的钻营者, 有王福升、顾二奶奶、胡四这些颠倒黑白的趋炎附势者,有黄省三这种兢兢业业却被剥削的难以过活的普通人 体面的“有余者们”像鬼一样的活着,极尽剥

削钻营之能事。潘月亭为给顾八奶奶的面首胡四提供一个职位,裁掉了公司的十几个人。并且为了节省开支,克扣工人们的工资。金八霸占了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这群人早已丧失了礼义廉耻,他们只是金钱的奴隶。当金钱成为最高指向时,陈白露要不断逢迎潘月亭这个老爸爸,胡四会向顾二奶奶这个既年老肥胖又愚蠢的寡妇求婚,王福升觉得金八霸占“小东西”这个十四五的小女孩是“小东西”的福气,李石清在他讨厌的一群人面前表现地毕恭毕敬。他们唯利是图,各怀鬼胎。其中,最为典型的两个悲剧人物形象是陈白露和李石清,陈白露通过取悦潘月亭来换取钱财,李石清被潘月亭利用并最终开除,他们都是身处有余者剥削下的不足者。陈白露通过寄生于人过上了表面上的有余者生活,而李石清接受有余者们的不讲人情不讲道德的“生存法则”并不断地向有余者靠近。

2.1 依附于有余者的不足者——陈白露

曹禺在戏剧中塑造了许多悲剧性女性形象,比如《雷雨》中的繁漪,四凤,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