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苏童小说《黄雀记》中的保润形象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苏童小说《黄雀记》中的保润形象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Abstract II

前 言 1

一、保润形象的复杂性格 1

(一)善良纯真 1

(二)孤独自卑 2

(三)冷漠无情 3

二、保润形象性格成因 4

(一)内在原因 4

(二)外在原因 5

(三)作家创作观的影响 6

三、保润形象的文学史价值 7

(一)开创了新的叙事手法 7

(二)书写了个人和社会的悲剧 9

(三)体现了作者的人文关怀 10

结 语 12

参考文献 13

致 谢 14

摘 要

苏童的小说极具鲜明的个人特色,且具有较强的可读性和研究价值,他的长篇小说《黄雀记》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并非偶然。他在小说中塑造了众多人物形象,包括保润、仙女、柳生、祖父等,其中保润形象极具苏童的创作风格,性格复杂多样。保润是善良纯真的,无论是在对待小动物还是在对待亲朋好友时都展露无遗,然而他也是香椿树街上最彻底的孤独者和冷漠无情的旁观者。本文通过剖析小说中保润形象的善良纯真、孤独自卑及冷漠无情的性格特征,揭示出保润的这些复杂性格的成因在于其自身的内在原因、社会历史环境的外在原因及作家创作观的影响,进而总结出保润形象的文学史价值。

关键词:苏童;《黄雀记》;保润形象;性格特征;悲剧

Abstract

Su tong’s novel highly distinctive personal characteristics, and has strong readability and research value, his novel ‘Huang Que Ji ’won the 9th maodun literature prize is not an accident. He created many characters in his novels, including Bao Run, Xian Nv, Liu Sheng, grandfather, and so on, which is Bao Run image extremely distinct features, complex and diverse character. Bao Run is a kind of pure, whether in the treatment of small animals or hesitation in dealing with friends and family, but he is also the most thorough the XiangChunShu street lonely onlookers and indifference. This paper analyze the Bao Run image of a kind pure, lonely inferiority and unsympathetic character, reveal the cause of Bao Run’s complex character lies in its own internal causes and external reason of social and historical environment and the influence of the writer’s view, and then sumed up the embellish the image of the literary history value.

Key words:Su Tong;Su tong; ‘Huang Que Ji’; Bao Run image; Personality traits; tragedy

前 言

当代作家苏童在我国文坛上可谓独树一帜,他在三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辛勤耕耘,不断努力,可谓硕果累累。他的主要作品有《妻妾成群》《河岸》《红粉》《黄雀记》等,其中《黄雀记》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是发生在上世纪 80 年代的一桩青少年强奸案。作者采用了高度象征化的叙事空间及丰富的隐喻,以重新介入现实的方式,用沉实、内敛、温婉的态度,耐心、从容地叙述了一个时代中的典型的悲剧形象——保润。本文主要以小说中的保润形象为研究对象,分析其复杂的性格特征、成因及其文学史价值。

一、保润形象的复杂性格

《黄雀记》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桩上世纪 80 年代发生的青少年强奸案,故事由三个部分组成:“保润的春天”“柳生的秋天”和“白小姐的夏天”。第一部分主要讲述了保润对仙女萌发了发育少年的青春悸动,在柳生的帮助下获得与仙女相处的机会,但同时也是在仙女和柳生的合谋诬陷之下走上了十年牢狱之灾的悲剧旅程。在第二、三部分中,保润出狱之后,放不下过去,一直在找机会完成对柳生与仙女的“复仇”,最终三刀捅死柳生,走上了杀人入狱的悲剧之路。苏童在小说中采用了高度象征化的叙事空间及丰富的隐喻和重新介入现实的方式,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形象——保润。

(一)善良纯真

小说中的主人公保润是一个善良纯真的孩子,无论是在对待小动物还是自己身边的人时,他那善良纯真的本性都是表露无遗的。在小说的第一部分中,保润为了从仙女那里讨回八十块钱的账,就以仙女最喜爱的两只小兔子作为人质来讨债。“既然把兔子视为人质,便要善待兔子,他准备为两只兔子寻找一个合适的兔笼。”①他在医院东北角的小树林里穿梭,他先将兔笼挂到了一棵枣树的树杈上,但觉得兔子身处高处或许会害怕,思前想后将兔子放在了一个窨井里以保证兔子的安全。而当得知柳生将兔子红烧了时,保润随即而来的是寒颤,是“脑袋嗡的一响”。

① 苏童. 黄雀记[M]. 北京:作家出版社,2013:78.

善良纯真的心就像是太阳一般温暖,那是保润的本质性格。年少时期的保润喜欢着仙女,面对仙女的刁蛮任性,他赌气丢下仙女独自走开,可是当他后悔的时候,他心里想道歉可是嘴上却不肯说,“他骑车追过去,绕着仙女转了一圈, 怎么也说不出‘对不起’那三个字,又转一圈,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撕下了一张给她,你的票啊,去不去,随便你。”①即使在经历了十年的牢狱之灾之后,他身上那善良纯真的品格仍然存在。面对十年前合伙将自己送入监狱的柳生与仙女,保润并没有杀害之心,只是想要清理他们三人之间的账。对于仙女的清账之说,就是完成当年没有完成的小拉,这是他少年时期的一个美好的爱情憧憬, 然而就在清账的过程中,保润却意外得知仙女怀孕的消息,本性善良的他当即停止了对仙女的“报复”,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和柳生、仙女的账清了,自此不在有仇恨。在小说的最后,保润还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柳生,同时也让怀有身孕的仙女有安身之处。十年前与十年后,保润仍是香椿树街上那个善良纯真的人,即使十年后的今天整个以香椿树街为代表的社会被金钱、物质的占有欲所吞噬,但是保润还是十年前那个善良纯真的保润,他的本性并没有被十年牢狱之灾冲刷掉。

(二)孤独自卑

保润是《黄雀记》中的重要人物,他是孤独自卑的,这种与世界的隔膜感是香椿树街的少年的特征之一。苏童曾说过:“我每写到一大群孩子,当中都会有一个孤独的孩子出现,像是一个游荡四方的幽灵。他们与其他人的那种隔膜感不仅仅是与成人世界的隔膜,它还存在于同龄的孩子之间,他们与整个街区的生活都有隔膜。”②就像在旱冰场,十八岁的保润发现自己竟然老了,过时了。别人穿着蓝色牛仔裤的时候,他穿着豆绿色卡其布的裤子,别人穿着浅色的紧身夹克的时候,他穿着宽大的深色外套,除此之外,他的神态也与别人不同,“他们快乐,他紧张。他们放肆,他拘谨。他们明朗,他却有点阴郁。”③看着别人绚丽的轮滑技术,他自卑了,他与那里的环境格格不入,这个地方不适合他,他只是一个闯入者,与别人的欢愉嬉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孤独与自卑。

保润与世俗社会及家庭的关系经历了从质疑到对立到决裂的过程,小说第一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