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陈忠实《白鹿原》中的女性形象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陈忠实《白鹿原》中的女性形象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白鹿原》是陈忠实的代表作之一,主要描写了在白鹿原上生活的白家和鹿家两个家族之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恩怨纠纷。这部小说1997年获得了第四届茅盾文学奖,是一部具有史诗性的作品。在《白鹿原》中,作者塑造了众多的女性角色,本文主要将这些女性形象分为两类来进行研究:一类是受毒害型女性,如白赵氏、吴仙草和冷大小姐等人;一类是抗争型女性,如田小娥和白灵。这两类女性形象的性格成因十分的复杂,既有作者创作观念的影响,又受封建宗法文化的影响,同时也和女性自身的软弱性有关。本文通过剖析《白鹿原》中女性形象的类型及其生成的背景,探讨女性形象的文学意义。

关键词:陈忠实;《白鹿原》;女性形象

Brief analysis “Bailu plain” feminine image

ABSTRACT

“Bailu plain” is one of Chen Zhongshi’s representative works, mainly described between the white family and the deer two families who lives in Bailu plain long reaches for more than half centuries the gratitude and grudges dispute.This novel in 1997 has won the fourth session of Mao Dun prize in literature, is one has the epic work.In “Bailu plain”, Chen Zhongshi portrayed the multitudinous feminine images, this article mainly has divided into these feminine image two kinds to carry on the research: One kind is poisoned the female, like Bai Zhao, Wu Xiancao and cold young lady et al.; One kind is the resistance female, like Tian Xiao E and lark.These two kind of feminine image disposition origin extremely complex, both has the author to create the idea the influence, and the feudal clanlaw culture influence, simultaneously also concerns with feminine own weakness.This article through analyzes “Bailu plain” the feminine image type and the production background, discusses “Bailu plain” the feminine image literature significance.

Key words:Chen Zhongshi; “Bailu plain”; Feminine image

目 录

前 言 – 1 –

1 《白鹿原》中女性形象的类型 – 2 –

1.1 封建制度的执行者 – 2 –

1.2 游走在封建制度中的中间人 – 4 –

1.3 封建制度的背叛者 – 5 –

2《白鹿原》中女性形象生成的背景 – 7 –

2.1 作者的创作观 – 7 –

2.2 封建宗法文化 – 8 –

2.3 女性自身的软弱性 – 9 –

3《白鹿原》中女性形象的意义 – 10 –

3.1 对传统文化的反思 – 10 –

3.2 对女性命运的关注 – 11 –

3.3 呼吁男女地位的平等 – 12 –

结 论 – 13 –

致 谢 – 14 –

参考文献 – 15 –

前 言

《白鹿原》是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它描绘了陕西地区的风俗文化,对关中地区农民的生活进行了准确写实的描述,对关中方言的应用也生动传神,展现了中国北方农村的风土人情。作品讲述了以白嘉轩为代表的白家和以鹿子霖为代表的鹿家之间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恩怨纠葛,浓缩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令人身临其境。小说虽然以男性为主线,其中的女性形象同样值得关注。本文通过分析“受迫害型女性”和“抗争型女性”这两类女性形象的特点及其产生背景,探讨《白鹿原》女性形象的文学价值。

1 《白鹿原》中女性形象的类型

在《白鹿原》中描写了形形色色的女性,她们中有的活得默默无闻,连个名字都没有;有的活得压抑痛苦,在命运的漩涡中苦苦挣扎;有的活得轰轰烈烈,将自己的生命谱写得绚烂多彩。本文主要从“被迫害性女性”和“抗争型女性”这两类女性形象来进行分析。

1.1 封建制度的执行者

白赵氏是典型的封建妇女形象。在白赵氏的眼中,“女人不过是糊窗户的纸,破烂了揭掉再糊一层就是了” [1]。在白嘉轩接连死了五个老婆,有些心灰意冷之后,白赵氏依然不放弃给他娶媳妇,在她看来,老婆死了再娶就是了,没什么比延续香火更重要。从白赵氏使用偷梁换柱让小孙媳妇怀孕来掩盖自己孙子不育的丑闻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位极注重子嗣传承的人。白赵氏的前半生为自己的丈夫而活,不停地生育孩子,操持着家中的大小琐事,后半生为自己的子孙而活,为了教养他们把他们抚育成人。白赵氏的一生,都是为了服从和服务男性而存在着,她从没有自我独立的意识。

用传统的眼光来看,白赵氏堪称妇女楷模,她恪守妇道,遵从“三从四德”的古训,对封建宗法文化表示无条件的服从,她没有独立的人格,仅仅是依附丈夫和儿子而存在的。白赵氏虽然是女性,却打心眼里轻视女性,可见腐朽的封建宗法思想已经浸透了她的灵魂,白赵氏因为深受男权社会和封建传统文化的毒害继而成为男性化的女人。她看似拥有父权,是受人尊重的慈母形象,实则不然,她只不过是男权统治的爪牙。白赵氏自己受到了压迫和残害,却没有想过要反抗,争取自己平等的权利,依然遵守着先辈的传统,盲目的维护着以父权统治为核心的封建制度,可以说白赵氏已然丧失了自我独立的意识,足以见得封建宗法制度对当时女性的毒害之深。

吴仙草和她的婆婆一样,都是为了给白家生儿育女而存在的。她的婚姻充满了封建色彩,或者说,吴仙草仅仅是她父亲用来报恩的工具。吴仙草虽然出身山里,但并不是个缺少规矩的,她从小便接受严格的教养,她聪明灵慧,学什么都一点即通。吴仙草的到来为白家注入一丝鲜活的血液,带来了无限的希望,她也没有辜负这份希望,顺利地为白家生下了第一个儿子——白孝文。吴仙草是白家的功臣。她人如其名,给白家带来了“仙草”——一颗白鹿形状的植物,给白家带来了一块福地;用来陪嫁的罂粟,让白嘉轩获得了财富;更重要的,是为白家留了后,延续了白嘉轩的香火圆了白赵氏的心愿。

但吴仙草是白家不得已而非心仪的选择,她就像当时大多数的女性一样,是为了繁衍后代,延续香火而存在的,是白嘉轩的附属品。她严格地遵守着“三纲五常”,为了丈夫,冒死在新婚之夜解下葫芦,甚至在临死前,都还在担心自己死后白嘉轩的饮食起居问题,在吴仙草的认知里,出嫁从夫,丈夫是她的一切,应当无条件的服从为之服务。但是在吴仙草付出了这么多之后,身为族长夫人的她甚至连进宗庙的资格都没有,传统的宗法观念已经将吴仙草彻底奴化,她从没怀疑过自己所遭受是否合理、自己的地位是否平等,更不用说争取自身的正当权益。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