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李碧华短篇小说中的“变态”女性形象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李碧华短篇小说中的“变态”女性形象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ABSTRACT Ⅱ

1 “变态”女性形象的性格类型 2

1.1 狠毒残忍类 2

1.2 自我折磨类 3

1.3 强烈欲望类 4

2 “变态”女性形象的性格成因 6

2.1 社会因素的影响 6

2.2 个人因素的影响 8

3 “变态”女性形象的文学价值 11

3.1 反映城市女性“爱的失落” 11

3.2 反映作家强烈的生命意识 13

结 论 15

致 谢 16

参考文献 17

论李碧华短篇小说中的“变态”女性形象

摘 要

作为香港著名的小说家的李碧华,她的小说常站在女性的角度洞察世俗百态,具有鲜明的情感把握和价值取向。在李碧华的短篇小说中,她所描写的男女之情常带有一丝血腥味,使得小说渲染着诡谲阴森,狰狞恐怖的氛围。她的代表作短篇小说集《饺子》,深刻透视当代都市的男女情爱和欲望得失,表现出深刻而清醒的女性自我评判和自我反省意识。本文对该小说集中所刻画的吃卤水鹅的女人、吃燕窝糕的女人、吃蛋挞的女人、吃眼睛的女人、吃婴胎的女人这些“变态”女性形象进行详细的解析,这些女性有的残忍狠毒,如陈柳卿,有的自我折磨,如燕燕,有的扭曲病态,如媚姨。通过探究这些内心绝望扭曲的女性的“变态”人生经历,了解到其“变态”是受社会和个人两方面因素影响而成,除了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背景和香港社会特殊的经济文化意识使得女性处于边缘地位,还与女性自身由来已久的性格缺陷有关,由此反映出城市女性“爱的失落”现象,通过关注当今女性社会生存困境,反映了作家强烈的生命意识,由此审视女性自我救赎之路。

关键词:李碧华;短篇小说;“变态”女性形象

On the female image of “metamorphosis”

in Lilian lee’s short stories

ABSTRACT

As a famous novelist in Hong Kong, li bihua’s novels have a strong sense of emotion and value orientation. In Lilian lee’s short stories, she described the men and women of love is often with a bloody love, make the novel full of mournful but flowery mysterious charm, appear complex was dark, a bit of a ferocious terror, the representative work of her short stories “dumpling”, profound perspective of contemporary urban men and women love, desire to gain and loss, show the deep and clear self-judgment and self-examination consciousness of women. Characterized in this paper, the novel concentrated brine eat goose woman, eat bird’s nest the woman of the cake, egg tarts woman eat, eat the eyes of woman, infant and child woman these one by one the interpretation of “abnormal” female image in detail, some of these women cruel, such as Chen Liuqing, some self-imposed torture, such as yan yan, some distortion of pathology, such as Meiyi. Through studying the “abnormal” of women in a struggle life experiences, learn the “abnormal” is composed of two aspects of social and personal factors, in addition to the male-dominated social background and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economic and cultural consciousness, makes the marginalisation of women’s status, also associated with women’s own personality and personality defects, which reflects the urban women “lost of love” phenomenon, by focusing on women today social survival predicament, reflects the writer’s humanistic care, look at the female self redemption.

Key words:Lilian lee;short story;”Abnormal” female image

李碧华作为著名的香港言情小说家,以擅长书写寻常人所不写之情而闻名,她的选材通常另辟蹊径,文风哀艳奇情,从而受到大众的喜爱和欢迎。而李碧华在书写通俗的言情小说之外,也不乏对世事人情的深刻洞察,在通俗的同时又展现出一定的严肃性,对社会、历史、文化等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表现其作为作家应有的人文关怀。刘登翰先生对李碧华的评价非常高,认为她的作品“并不是一般的言情小说,他们有比爱情更丰富的内涵,在历史的、社会的、美学的、哲学的层面上给人以思考,是一般的言情小说所不能比拟的。”[1]

李碧华的代表作短篇小说集《饺子》中收录了《潮州巷·吃卤水鹅的女人》《钥匙·吃燕窝糕的女人》《寻找蛋挞·吃蛋挞的女人》《猫柳春眠水子地藏·吃眼睛的女人》《饺子·吃婴胎的女人》五篇短篇小说,讲述了五个发生在现代都市中的惊情故事,用曲折离奇的情节,和诡异森冷的文字,描写一群群饮食男女,由于不断滋生的贪婪欲望而引发纷繁复杂的情感纠葛,恰恰是世相人心的缩影,颇具代表性。故事中的女主人公们都具有自己神秘而曲折的人生经历,有着颠覆传统女性角色的“变态”形象,本文从这些“变态”女性形象的性格及其形成原因角度出发,着眼于传统的男权社会观念和当下香港的社会文化环境对女性地位、自我意识造成的影响,分析其蕴藏的深刻文学价值,展现作者对女性命运的关注和探索。

  1. “变态”女性形象的性格类型

王德威曾评论李碧华的作品是“演义香港市井人生,点染艳异色彩,广受欢迎。”[2]李碧华的短篇小说集《饺子》正是这样一部作品,故事中的主人公都是平凡的城市女性,却都有着各自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她们深陷爱情泥淖不可自拔,呈现出一种求而不得的绝望姿态,具有不同的鲜明“变态”性格,让人不由得一再探究。

    1. 狠毒残忍类

李碧华在短篇小说中利用极具刺激性的血腥和残酷描写和令人惊悚的“杀夫”“杀人”情节,刻画出在爱恨煎熬之下毅然选择用残忍的手段向负心人复仇的女性形象,与传统女性顺从、温柔的形象截然相反,暴露出人性中最为丑陋、可怖的一面。在爱情里,背叛常常无法避免,有些惨遭爱人背叛的女性在忍无可忍之下而选择主动去捍卫心中神圣的爱情。在小说《潮州巷·吃卤水鹅的女人》中,主人公谢明月的母亲,与丈夫一起经营一家卤水鹅摊子,家境日益好转,丈夫却偷偷有了情人。母亲曾以自焚为威胁,但还是不能让父亲彻底回归家庭。忍无可忍的陈柳卿终于爆发,她偷偷在丈夫练神打常用的刀上抹经血,让他在犯煞破功后自斩身亡。她肢解了丈夫的尸体,再搬入卤汁桶彻底熬化他的骨血,然后接手卤水鹅摊独自经营。陈柳卿这样的平日里看着温柔和善的贤妻良母,却在遭到背叛之后,用最为极端的残忍血腥手段来捍卫自己的爱情婚姻,令人毛骨悚然,却也唏嘘不已。为了报复丈夫的不忠,她宁可亲手杀死自己深爱的人,惩罚背叛爱情的负心人。“在那一刻,我知道,她仍然是深爱着爸爸的。她不过用腥甜、阴沉而凶猛的恨来掩饰。”[3]爱时如抽丝剥茧,恨时残忍狠绝,陈柳卿将留不住的爱人永远留在祖传的卤汁里,用常人眼中无法理解的变态方式,与爱人厮守终生。这些情节使得小说自始至终都充斥着血腥、压抑、令人窒息的气息,却偏偏又让人无法准确地说明对错。这些爱情婚姻的悲剧女性不甘于受所谓的三从四德禁锢,努力想挣脱出她们被抛弃的可悲处境,然而即使是手段尽施,终究不能让负心人回心转意。她们曾经对美满幸福的爱情婚姻充满了渴望,但是当这美好愿望忽然破碎,变得遥不可及时,曾经炽热的爱便被如今强烈的恨所掩盖,爱到极致就成了恨,种种阴森恐怖就凸显了出来。她们的内心也曾产生过剧烈的冲突,是因为爱而选择原谅对方,还是用复仇来惩罚对方,最终她们选择了“最毒妇人心”,用令人胆寒的残忍手段对负心人进行残忍报复。她们爱极了,也恨极了,都想把对方吞入腹中,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的爱情。不论是《潮州巷·吃卤水鹅的女人》中的肢解,还是《猫柳春眠水子地藏·吃眼睛的女人》中的挖眼睛,都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手段,都是突破法律道德底线的行为,这些残忍复仇的女性用瘦弱的身躯、纤细的手臂,挥舞起沉重的刀剑,给人以强烈的反差和惊悚感。

    1. 自我折磨类

李碧华在短篇小说中常用前世今生的奇情孽缘和阴差阳错的情节,来描绘出心有不甘、执拗幽怨的女性形象,这类女性在求而不得后依然固执等待自己的爱情,甚至成为了一种自我折磨,这为我们探究女性的别样爱情悲剧开辟了新的视角。在小说《钥匙·吃燕窝糕的女人》中,前世的燕燕求一份现世安稳的婚姻,却与赵保罗分散,直至阴阳两隔。今生却阴差阳错成为赵品轩(赵保罗)的母亲,燕燕渴望从儿子身上得到慰藉,然而赵品轩是同性恋者,不能娶妻生子,他对母亲燕燕只有作为儿子应该有的客气与关怀,他不知道母亲爱吃燕窝糕,不知道母亲的眼神为什么总是幽怨而无奈,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曾和他有过一世情缘的燕燕。而燕燕拥有两世记忆,在前世成为悲剧的她,依然苦苦追寻着爱情,撞了南墙也心不死,两世痴情都落空,追求不能拥有的爱情只能带给她无尽的黯然神伤,变成了一种习惯性的自我折磨。在小说《寻找蛋挞·吃蛋挞的女人》中,欧阳婉菁“一直寻找好蛋挞,也寻找好男人。”[5]但她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吃不到她记忆里的美味的蛋挞,也找不到她心中的“一流的男人”。交往了好几任男友的婉菁,一厢情愿认为是真爱的老同学黄国强却早已结婚有女。面对求而不得、不断失败的追逐过程,婉菁除了错愕与失落什么也没有得到。燕燕、欧阳婉菁这样因为个性执拗、追求完美的性格,和不甘就此放手、不愿将就的心态,而选择等待的偏执女性,宁愿蹉跎一生也要追逐着理想的爱情,在茫茫人海中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寻找梦中情人,这样执拗的女性注定会遭受常人所无法体会的无奈与失意。[6]这一类女性,与传统意义上为贞节所束缚不婚不嫁的女性,或是顺其自然随波逐流的女性角色有很大不同。对于这一类女性来说,或许爱情才是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面对美好的爱情梦想难圆、真情不再的结局,她们表现出的姿态可怜又可悲。李碧华对于这类女性,一方面悯恻她们的痴情不悔,一方面又对其爱情幻想加以嘲讽,怒其不争,这些女性在求而不得之后依然苦苦追求,换来的只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困境。

    1. 强烈欲望类

李碧华在短篇小说中还塑造了性格极端又神色狰狞的“吃人”女性形象,这一传统男性眼中显得疯狂甚至病态的女性,用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段,追逐青春容貌,追逐男性的爱,这就更让人在惊悚中感到可悲。在《饺子·吃婴胎的女人》中,用血腥的场景描画出一个女人最原始的欲望与心机。主人公艾菁菁是一个凭借年轻和美貌嫁入豪门的女演员,后来她的丈夫因为她不再美丽而另结新欢。急需靠恢复美貌来挽回丈夫宠爱的菁菁,对美丽容貌的渴求日益病态,她寻找到媚姨,通过进食以婴胎为馅料的饺子来永葆青春。在和媚姨交往不断密切的过程中,菁菁渐渐恢复了年轻时的美貌。然而在一次宴会上,菁菁却浑身散发出怎么也挥之不去的腐烂血腥气,最后在猩红的地毯上自食血肉。故事的结局里,媚姨的堕胎黑诊所被查封,不老妖精媚姨陷入无止境的逃亡中,没人知道她逃去了哪。惨遭打击的菁菁明白了造成婚姻失败的的最大心魔其实就是她自己,但她并没有停止犯罪,她暗地里成为媚姨事业的继承者,妄图继续通过这种诡异的秘方来青春永驻。媚姨和艾菁菁对于青春美貌的追求,和对籍此可以得到的男人宠爱和优越生活条件的向往,都表现出极为赤裸的欲望。在媚姨和菁菁一次又一次的私下交易中,作为女性对容貌的渴望逐渐被夸张放大,以至于到了极其病态的地步,由此可以看到的是极端扭曲的畸形社会对女性的巨大影响。

在《潮州巷·吃卤水鹅的女人》中,女儿谢月明在母亲主动告知她父亲死亡的真相时,却没有变现出正常子女该有的惊恐或愤怒,反而是出人意料的冷静。当得知多年来她日夜食用的卤汁中竟掺杂着父亲的血肉时,“莫名其妙地,我有一阵兴奋,也有一阵恶心。我没有呕吐,只是干嚎了几下。奇怪,我竟然是这样长大的。”[7]身为女儿却没有指责母亲的不法行为,而是表示宽容和理解,甚至对于父亲的死亡表现出冷漠,这和传统受孝道影响的女性大为不同。在谢月明心中,“我们是深谋远虑旗鼓相当的母女。同病相怜,为势所逼——也不知被男人,抑或被女人所逼,我们永远同一阵线。”[8]原生家庭对子女的婚恋观具有非常重大的影响,母亲因为父亲的背叛而一生备受煎熬,这让亲眼见证这场悲剧的女儿从此不再相信爱情婚姻,她极度不愿重蹈母亲的悲剧,镇日担心丈夫变心背叛家庭,变成惶惶不可终日的可怜模样。谢月明选择了算计男人、利用爱情,过只有利益的婚姻,她长大后成为了律师唐卓旋的女秘书,然后费尽心机,成功小三上位。然而恋爱中的谢月明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可怕的冷静,她用审视的目光看待这份感情,进一步或退一步都是细细斟酌后算好的。究其原因,嫁给唐卓旋并不是因为她爱这个男人,只是她需要借助这个男人的身份从而更快捷地进入上流社会。唐卓旋作为众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对于谢月明来说,她更看重的是他的皮囊、身份、财富,而不是源于灵魂上的吸引,唐卓旋的身份地位是谢明月这个小巷女孩千方百计才能达到的目标。认为爱情一点都不可靠的谢月明用她的心机和手段,去挑选一个符合她择偶标准的“本分而优秀”的男人,她的所作所为全然没有炽烈的爱,只有冷冰冰的算计。这种看似冷静独立、有条有理的爱情追求,与媚姨、菁菁通过疯狂追求青春美丽从而获得男人宠爱的手段看似不同,但实际上同样是用“变态”的方式来追求更好更优秀的男性,来获得更好的生活。李碧华塑造的这一看似有着独立追求的理智女性,依然摆脱不了对情感的依赖和渴求,相较于传统女性,只是多了几分冷静的掩饰,心底的欲望却是更为强烈。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