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少年时期的兽性化——以《动物凶猛》为例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浅析少年时期的兽性化——以《动物凶猛》为例毕业论文

2021-04-04更新

摘 要

Abstract II

前言 ……………………………………………………………. – 1

1、 王朔小说中以“顽主”为主题的兽性化 ………………………………. – 2

2. 《动物凶猛》中人物的兽性化表现 …………………………………… – 4

2.1 从人性主宰到兽性潜伏 ……………………………………….. – 4

2.2 兽性初露 ………………………………………………….. – 5

2.3 从人性泯灭到兽性主宰 ……………………………………….. – 7

3.“顽主们”兽性化表现的原因 ……………………………………….. – 8

3.1“他者”因素……………………………………………….. – 8

3.1.1 父权影响下的丛林法则 ………………………………….. – 8

3.1.2 对异性的原始性冲动 ……………………………………. – 9

3.1.3 学校教育的失败 ……………………………………….. – 9

结论 …………………………………………………………… – 13

参考文献 ……………………………………………………….. – 14

致 谢 …………………………………………………………. – 15

中文摘要

王朔小说的人物代表是一系列的“顽主”形象,而《动物凶猛》中的人物则是“顽主”中最具有动物兽性的。小说以“文革时代”为背景,描述了一段酣畅又痛快、苦涩又心酸的旧日时光,塑造了一群北京军区大院的“顽主”们,他们恰逢处在精神和物质都极度匮乏的文化大革命时代,他们的身上有着浓重的时代的色彩,被时代和环境影响的“顽主们”更有着动物的原始本能,而这样的原始本能再一点一点的影响中不断被强化,他们的兽性不断被激发。本文将分析作者给我们塑造的这样的一群凶猛的少年们以及他们兽性产生的原因,引发人们对少年的人性和兽性的进一步思考。

关键词:动物凶猛、人物、兽性化、文革、“他者”因素

Abstract

the representative characters in wang shuo’s novels are a series of images of “stubborn master”, and the characters in animal ferocity are the most animal in “stubborn master”. Novel is set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era”, describes a comfortable and happy, bitter and sad old times, created a group of Beijing military area command compound “hooligan”, they coincided with extreme scarcity in the spiritual and material all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era, the colour of their body with the era of dense, by age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the “hooligan” more primitive instincts with animals, and the impact of such primitive instincts again bit by bit has been strengthened, and they are beast. This article will analyze the author to give us such a group of fierce juvenile and the causes of their bestiality, arouse people to the juvenile human nature and bestiality of further thinking.

Keywords: animal ferocity, figures, beastliness, cultural revolution, “other” factors

前言

近几年来,文学“流氓”王朔的作品收到越来越多的读者所关注和喜爱。他的早期小说诗歌文学作品都是以自己部队“大杂院”的成长经历为素材,后来的小说则形成特有风格,对白通俗化又充满活力,叙述语言则戏谑、反讽为主,对权威话语和知识分子的精英立场都有嘲讽,主要作品有:《空中小姐》、《当代》、《顽主》。他的小说《动物凶猛》在国内引起了研究热,众多学者多他的作品进行了研究,主要对其主人公意识、叙述艺术、人物形象等方面对小说进行研究。

这些文献主要从小说本身、作者个人经历、作品创作的历史背景、研究者本身所处的时代背景及其情感关照等方面对作品中的人物、人性、进行了研究和论述。

广西外国语学院的蒋婷婷、杨东的解构崇高——从《动物凶猛》看王朔的反英雄叙事中,讲述了在爆发从建国到文革这十七年间,中国当代文学一直都是讲究高尚内涵、讲究深厚底蕴的,而新时期的王朔作品却打破这套行文的老规矩,大胆开辟了一条新出路——从事解构崇高的反英雄叙事。《动物凶猛》是王朔反英雄叙事的典型代表作品,从文革的环境背景、语言特色和主人公马小军的心理描写可以看出王朔”反英雄”的主题思想,从《动物凶猛》则可以探究出王朔”反英雄”叙事的历程缘由以及新时代赋予”反英雄”的重大意义所在。安霖和贺晓岚的用拉康心理学理论解读《动物凶猛》中的我,采用拉康关于主体心理结构三个级别的理论从主体心理发生的角度来解读”我”的成长。 而通过《动物凶猛》这本小说来探究王朔小说特点的作品有黎园园的王朔小说的特点分析——以《动物凶猛》为例, 文章以《动物凶猛》为例,从语言风格,人物形象塑造以及独特的反叛精神等方面对王朔的小说的特点进行简要的分析。

笔者在阅读和整理相关文献的过程中,对《动物凶猛》创作的历史背景有了更深的了解,这部小说的思想主题的多元以及人性意蕴的丰厚获得了众多学者的好评,展现了作者很好的艺术视野和应有的精神高度。本文将进行创新,通过对王朔作品《动物凶猛》的“顽主”形象进行分析,研究“顽主”们的兽性化特点, 分析其兽性化产生的原因。

1、王朔小说中以“顽主”为主题的兽性化

王朔在当代文坛上是一个褒贬不一的人,他的小说里具有明显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因素,所以在对于他的作品分类中,评论家们毫不犹豫的将他的作品归类于先锋文学。“先锋文学的荒诞意识,是对社会人生的理性认识的否定,是对生存意义的否定。它认为世界人生并不具有理性的本质,在本质上是非理性的, 它充满了空虚和混乱:生存并没有意义,一切对生存意义的追求都是荒诞的。非理性的先驱是王朔,他的《顽主》、《千万别拿我当人》等把现实荒诞化,使人生意义变得虚无。”①在 80-90 年代是中国社会转型时期,而此时王朔笔下的“顽主” 形象红遍了大江南北“王朔笔下的成长主人公是一群拒绝日常生活的人,这样庸常的生活使他们的梦想破灭。他们害怕秩序,秩序意味着梦幻的消失,所有的一切都要循规蹈矩。王朔的创作在本质上是拒绝大众文化的,和大众文化的精神背道而驰。”②陶东风认为:“这样放浪形骸、刺激无比的生活也许是大院子弟的‘本真’生活,却不可能是底层百姓的‘本真’生活(当然也不是知识分子们的‘本真’生活)”③《动物凶猛》更是王朔塑造的顽主形象的一个典型代表作品。大多数王朔塑造的“顽主”形象都是从小养尊处优地生活在军区大院的孩子们,他们生活富足,对生活的追求从不在于金钱和权利,而在于自由,他们自身带有政治优越感,自命不凡,只想丰富自己“玩”的内容,释放他们无处安放的热情。而正是这样的生活经历造就了他们的兽性化。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