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严歌苓小说《芳华》中的女性形象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简析严歌苓小说《芳华》中的女性形象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ABSTRACT 2

1 绪论 3

1.1 研究背景 3

1.1.1 严歌苓及其作品简介 3

1.1.2 《芳华》研究现状 3

1.2 研究目的及意义 4

2 个体女性形象 5

2.1 弱势女性 5

2.1.1 被孤立者——何小曼 5

2.1.2 间接加害、被害者——“我”(萧穗子) 6

2.2 强势女性 8

2.2.1 天真却又世故的女歌唱家——林丁丁 8

2.2.2 豪放的领导者——郝淑雯 9

3 女性群像 11

4 对女性命运的关注与时代的反思 13

结 论 15

参考文献 16

致 谢 17

中文摘要

严歌苓的作品《芳华》主要陈说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群从大江南北招募而来进入军队文工团的少年男女们的青春故事,围绕着刘峰以及何小曼、萧穗子、林丁丁、郝淑雯等各具特色的鲜活人物展开,讲述了他们所经历的残酷的青春、隐忍的爱情和坎坷的人生。本文从严歌苓以女性视角塑造的一批形形色色的女性形象上着眼来分析作品《芳华》,通过对这些女性个体形象、女性群像的剖析,探讨作者隐匿在其背后的对女性成长的关注以及对时代悲剧的反省与检讨。

关键词:严歌苓;女性形象;特殊意象

ABSTRACT

Yan Geling’s novel “Fang Hua” mainly tells about the youth stories of a group of the young recruited from the north and south of the country in the 70s of the last century, around Liu Feng, , Xiao Suizi, Lin Dingding, Hao Shuwen and other characters, and the cruel youth, the forbearance of love and the rough life they have experienced. In this paper, the analysis of “Fang Hua” is narrowed to a number of female characters created by Yan Geling in a feminine perspective.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se personal female images, images of a group of females.The author’s attention to the growth of women and the introspection and review of the tragedy of the times is also been discussed.

Keywords: Yan Geling;female images;special images

1 绪论

1.1 研究背景

1.1.1 严歌苓及其作品简介

严歌苓是一位美籍华人,美国21世纪著名的中文、英文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她1958年生于上海,1970年考入成都军区,成为一名跳红色芭蕾舞的文艺兵。1978年发表处女作童话诗《量角器与扑克牌的对话》。1979年,严歌苓主动请缨,赶赴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成为一名战地记者。在战地医院里,死亡、伤残、鲜血,这些无疑不深深触动着严歌苓内心深处那颗名叫“写作”的种子。

她的处女作《七个战士和一个零》,写的就是她几次经历死亡的真实体验。自那以后,她一发不可收拾,真正开始了自己的文学创作的道路。长篇小说《老师好美》《妈阁是座城》《小姨多鹤》等,中篇小说《天浴》《少女小渔》《金陵十三钗》《幸福来敲门》等,都在文学界内取得了丰厚的赞誉。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眷注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复杂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小说《芳华》则是其2017年最新的一部作品。

1.1.2 《芳华》研究现状

目前,国内外对于严歌苓的《芳华》的研究与讨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芳华》中悲剧产生的根源。二、《芳华》中所展现的特殊的时代背景以及其催生的特殊的一代。三、从小说叙事的角度探讨《芳华》中的青春记忆与人性书写。

根据这些来看,目前国内外同类研究主要是围绕小说《芳华》的时代背景——特殊时代表达特殊人物的青春故事的主旨,研究内容比较宽泛,没有细化到具体的人物形象上来。对作者严歌苓本身所擅长描写的、并在《芳华》这部小说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的女性角色的分析与探究并不多。因此,《芳华》这部小说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探讨的空间。

1.2 研究目的及意义

本文将从严歌苓《芳华》中何小蔓、萧穗子等女性形象入手,通过对人物性格的成因、人物形象的特色、以及对不同人物形象的不同的塑造手法的分析比较。简析作者严歌苓与作品叙述者萧穗子形成的跨越时空的对话关系,并分析严歌苓是如何通过讲述特殊时代特殊人群的芳华故事来展现出青葱岁月的混沌、蒙昧与战争时期的人性悲剧的。

随着《芳华》的影视改编,更多人通过银幕关注到了这个特殊年代的青春故事,也在社会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通过对原著文本的深入解读及对关键的女性角色的分析,探讨其背后的人文主义立场,更加深入了解严歌苓借助女性角色表达作品主旨、强化时代悲剧性的特点,从而更好地理解作品所蕴含的内在深意。

2 个体女性形象

作品《芳华》中创造了大批美丽、青春的文工团女兵的女性形象,她们相似却又各有不同,本文将主要对何小曼、萧穗子、林丁丁、郝淑雯四位女性形象做出逐一的剖析。

2.1 弱势女性

2.1.1 被孤立者——何小曼

毫无疑问,在作品《芳华》中,何小曼是作者花费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的第一女主。在何小曼正式出场之前,作者就曾多次提到这个“秘密本身”的何小曼:

“何小曼被文工团处理后,我是她唯一保持稀淡联系的人。大概她觉得我们俩曾经彼此彼此,一样低贱,有着同样不堪的过去,形容这段过去,你用什么都可以,除了用‘自尊自豪’等字眼。”[1]

何小曼六七岁左右的时候父亲就自杀,后跟着母亲改嫁给一个姓林的抗战军人,生活上过得小心翼翼,母亲不敢对她显露太多的爱意,甚至连对女儿的一个拥抱,都是何小曼故意生病发高烧换来的。在母亲改嫁生下弟弟妹妹之后,她的心理上承受的压力就更大了。后来她凭借自己的舞蹈功底被郝淑雯选入文工团,以为从此生活会有所改变的她,却依然受到文工团里战友的排挤(总有那么些自以为是的人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来“提升”自己的“格调”,“提高”自己的存在感)。后因受到刘峰的帮助,而对刘峰产生爱慕之情,“触摸事件”中,她是唯一一个为刘峰说话的人,唯一一个为刘峰送别的人。萧穗子说只有何小曼懂得刘峰的善良,因为“一个从未被善良对待过得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2]。何小曼在刘峰走后对文工团其他人彻底失去的了信心,后因装病演出被派遣到某卫生所做护士,并在中越战争上前线救助伤员稀里糊涂成为人人学习的“战争英雄”,突如其来的受拥护导致没怎么受过关注的小曼精神上受到强烈的冲击,一度精神失常。

故事中的何小曼,在那个年代来看,就像是一类人的缩影,如果说刘峰是高大伟岸的“圣人”的缩影,样板人物一样,那么何小萍就像是“被孤立者”的缩影。这两个不为集体所容,最终被集体抛弃的人,又是最后唯一殊途同归的人,尽管他们最终不是恋人,刘峰逝世,小曼以朋友的身份为他打点一切。但他们有梦,特别是何小曼,她始终苦苦渴求着一份真挚的情感,无论是父母的亲情,战友之间的友情,还是坚贞不渝的爱情。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