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西门庆与《红楼梦》中贾琏形象之比较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金瓶梅》中西门庆与《红楼梦》中贾琏形象之比较毕业论文

2021-04-04更新

摘 要

《金瓶梅》与《红楼梦》是中国古代世情小说中两部登峰造极的巨著,对人物形象的塑造细致多变,两本书都通过日常的事件、对话等情节将人物刻画得具有立体感和丰富性。《金瓶梅》的人物塑造对《红楼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金瓶梅》的第一男性主人公西门庆与《红楼梦》中一个重要男性角色贾琏在情欲的追求、真情实感的付出和责任的担当等方面都有着许多相似之处,而在对待女性和善恶等处又表现出明显的差异。其异同产生的原因与时代风气有关,也与阶级、经济有着紧密的联系。

关键词:《金瓶梅》;《红楼梦》;西门庆;贾琏

ABSTRACT

“The Golden Lotus” and “The Story of the Stone” are two great masterpieces in ancient Chinese fiction novels. The character shaping of “The Golden Lotus” has had a profound influence on “The Story of the Stone”. Among them,Qing Ximen, the first male protagonist of “The Golden Lotus” and an important male character in “The Story of the Stone” Lian Jia have many similarities in pursuing lust, true feelings and responsibility and there a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treatment of women and good and evil. The reasons for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are related to the trend of the times, and also to the class and economy.

Key words:“The Golden Lotus”;”The Story of the Stone”;Qing Ximen;Lian Jia

1 前言

《金瓶梅》与《红楼梦》是中国古代世情小说中两部登峰造极的巨著,对人物形象的塑造细致多变,两本书都通过日常的事件、对话等情节将人物刻画得具有立体感和丰富性。西门庆作为《金瓶梅》的第一男性主人公,在小说中的作用不言而喻。《金瓶梅》也是首次以反面人物作为小说主人公的作品,将西门庆的淫、恶、贪描写得淋漓尽致。但在叙述西门庆的生活时,小说也使读者感受到这个十恶不赦的恶霸商人身上闪烁的一些微光,这便使这一人物更加鲜活起来。

《红楼梦》的写作显然受到《金瓶梅》不少的影响,《红楼梦》不仅在写作手法、故事结构等方面借鉴了《金瓶梅》的创作,其人物设置和塑造之间的关联也是历来为学者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许多研究将西门庆与贾宝玉作为两部作品的关联人物加以研究讨论。将西门庆与贾宝玉作为有情形象相联系,比较二者的女性观,对二人的情、欲、淫作出深入研究,认为贾宝玉是西门庆的“倒影”和“反模仿”的产物:“《红楼梦》‘谈情’,是青春版的《金瓶梅》;《金瓶梅》‘戒淫’,是成人版的《红楼梦》;

《红楼梦》‘以情悟道’,贾宝玉是迷途知返的西门庆;《金瓶梅》‘以淫说法’,西门庆是不知改悔的贾宝玉。”1

西门庆形象对贾宝玉形象塑造的影响自然是不可否认的,但《红楼梦》中另外一个重要的男性角色与西门庆的形象有着更多的相似之处,这便是贾琏。贾琏是荣国府的管家人,是《红楼梦》中仅次于贾宝玉的重要男性角色,他在情欲、身份和人性等方面都与西门庆相似。同时,因为社会阶级、社会风气的差别,西门庆和贾琏也表现出鲜明的个性。

1 杜贵晨:《lt;红楼梦gt;是lt;金瓶梅gt;的“反模仿”与“倒影”论》,石家庄:河北学刊,2018 年,第 85-90 页。

2 西门庆与贾琏形象的共性分析

情欲的放纵和满足

《金瓶梅》和《红楼梦》中情欲的代表分别是西门庆和贾琏,两部小说都不否定情,但对这两个人物的欲却有更多的解读。《红楼梦》第五回“警幻多情秘垂淫训” 中警幻仙子对宝玉说:“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休,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言传, 可神通而不可语达。”1曹雪芹将欲分为“皮肤之欲”和“意淫”,宝玉的“意淫”显然置于“皮肤淫滥之欲”之上。在《红楼梦》中,皮肤淫滥之欲的代表人物便是同为二爷的贾琏。贾琏是荣国府长子贾赦之子,妻子是王夫人的侄女王熙凤,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谈及贾琏:“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2可见,贾琏在荣国府这个贵族大家庭中,于上受到贾母、贾政贾赦夫妇的监督,于下有王熙凤的压力,房里的平儿又碍于王熙凤不可亲近。重重压力之下,贾琏便选择用偷情的方式来释放自己的怨愤和不满,所以贾琏在偷情时往往会拿凤姐来比较,以贬斥凤姐来获得内心的快感,如“贾二舍偷娶尤二姨”一回中,贾琏看着尤二姐娇艳可爱笑道:“人人都说我们那夜叉婆齐整,如今我看来,给你拾鞋也不要。”3

相较于贾琏夹缝中求自由的心理下产生的色欲,西门庆的淫欲则是一种毫无节制的放纵。从家庭环境而言,西门庆的家庭自然比不上贾府这个钟鸣鼎食的富贵之家, 但“家中呼奴使婢,骡马成群,虽算不得十分富贵,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

4家中独子,父母百般爱惜,任其所为。父母早逝后,无人管束,便更加随心所欲,“专

1 曹雪芹:《脂砚斋全评石头记》,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年,第 63 页。

2 曹雪芹:《脂砚斋全评石头记》,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年,第 24 页。

3 曹雪芹:《红楼梦》,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 年,第 907 页。

4 兰陵笑笑生:《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2011 年,第 11 页。

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风”,1又有一群抹嘴帮闲相伴出入妓院。一家之主的身份使他没有了家中的束缚,西门庆虽然妻妾众多,但每一个都需要看他的脸色行动,所以纳妾、梳笼妓女,只要是西门庆愿意的,他就没什么不敢做,即使是正房吴月娘也只能建议或劝说,并不起到决定作用。西门庆要纳李瓶儿为妾时,吴月娘将不能娶李瓶儿进门的理由一条条说与西门庆听,但西门庆依然立了这第六房妾。吴月娘的劝说不仅没能阻止西门庆,还引发了夫妻二人的冷战。任职提刑后各种官司带来的权、钱、性的交易更是给西门庆提供了放肆性欲的机会。书中西门庆曾对吴月娘说过:“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姮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琼飞,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的富贵。”2这句话使西门庆为后世诟病,但这句话也正是西门庆大胆放肆性欲的宣言,西门庆就是这个人性复苏时代对人欲需求最极端的代表。

真情实感的萌发

西门庆和贾琏二人在小说中都是皮肤淫滥之欲的代表,是常常为人批评的角色, 潘金莲和凤姐都同样用“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来形容二人。但小说中也能看到两人的动情和真心的付出,这是从身体之欲开始萌发的爱意和真情。

贾琏偷娶尤二姐,洞房之夜见其模样焕然一新,是夜“颠鸾倒凤,百般恩爱”。这是开始时的颜色之欲。而尤二姐性格体贴温和,贾琏不在时便安分守己,贾琏来家时便用心伺候。进到贾府后,也不与凤姐、秋桐争气,只与园中姐姐妹妹相伴。于是贾琏对二姐也无保留,“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一并办了与二姐收着”,这是与结发夫妻王熙凤从未有过的。王熙凤与贾琏虽为结发夫妻,书中也偶有几处写到夫妻和谐相处的片段,如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那一段道出“周瑞家的会意,忙着蹑手蹑脚儿的往东边屋里来,只见奶子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悄儿问道:‘二奶奶睡中觉呢吗?也该清醒了。’奶子笑着,撇着嘴摇头儿。正问着,只听那边微有笑声儿,却是贾琏的声音。”3但对凤姐,贾琏的敬和畏是大于情和爱的,与凤姐的相处并不能让他感受到夫妻之间的爱意,这便也造成了凤姐“一从二令三人木”的结局。同样在《金瓶梅》中,李瓶儿原是花子虚之妻,西门庆开始贪图其美貌和好风月。谋娶入门后,李瓶儿真心将西门庆当作丈夫,处处帮衬提醒,与家中妻妾和睦相处,即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