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刘震云《一地鸡毛》《单位》中小林这一人物的形象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刘震云《一地鸡毛》《单位》中小林这一人物的形象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刘震云先生的《一地鸡毛》和《单位》作为新写实主义文学中极具特征的作品,小说没有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描述的只是一对小夫妻的日常生活。作者以传统、朴实的语言叙述了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状态,真实地反映了现实生活中小人物生活的艰辛与无奈,写活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们在日常生活琐事下观念的转变。本文通过对《单位》和《一地鸡毛》的深入分析,对小说中描写的主人公小林的人物形象进行剖析,深化对刘震云先生文学创作的认识以及写实在小说描述中的重要性。本文主要从小林的人物形象分析及其悲剧性、小林世俗化的形成的过程以及小林知识分子形象的代表性和创作意义这三个方面展开。《单位》和《一地鸡毛》作为单位题材成长小说的经典,仍具有长远的现实意义。文章以作家强烈的平民意识为切入点,关注以小林为代表的小人物的生存状态,挖掘在残酷的社会环境中的人生百态。

关键词:知识分子;成长;世俗;悲剧

Theory of Xiao Lin’s characters in Zhenyun Liu’s

Feather and Institution

ABSTRACT

As the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 new realism literature,Liu’s feather and Institution describe the daliy life of the couple without fanastic stories. The author narrates the lives of common people with simple and sincere words to reflect the change of their thoughts vividly. This paper mainly through the Institution and Feather to make us understand the entire story. The analysis of hero Lin deepens the understanding of Mr Liu’s literary creation as well as the importance of realism in the novel description. This article mainly talks about the character Xiao Lin and his tragedy, the performance of how Xiao Lin becomes more and more tacky, the common meaning of the image of Xiao Lin as an intellectual and the creation intention. Institution and Feather still have the long-term practical significance as full-length novel. Article reveals that the writer uses sense of civilians as a breakthrough point,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survival state of have-nots represented by Xiao Lin and digging variant class’s environment in the cruel society.

Key words: intellectuals; growth; secular; tragedy

目 录

前 言 1

  1. 小林的人物形象分析及其悲剧性 3
  2. 小林世俗化形成的过程 7
    1. 家庭生活的磨损和消耗 7
    2. 诗和远方不如眼前的苟且 8
      1. 生活习惯的转变 8
      2. 向现实妥协 8
      3. 抛弃精神追求 9
    3. 原则底线和良心操守的丧失 9

2.3.1“成熟” 9

      1. 墙头草 9
      2. 良心泯灭 10
  1. 小林知识分子形象的代表性和创作意义 10

致 谢 13

参考文献 14

前 言

作为新写实小说的主力作家刘震云从 1982 年开始创作,之后在《人民文学》上刊登了一系列反映社会现实的“单位系列”和单位生活的“官场系列”的作品,其中《单位》和《一地鸡毛》就是单位系列成长小说中极具代表性的文学作品。刘震云对于“单位”这种特殊的时代制度,以及人在这种制度下形成的自我约束,有了意义重大且有发现性的描述。刘震云先生的小说,有他对存在于社会日常中的,无所不在的“荒诞”和异化的人类接连不断的揭露。分析比较我国对刘震云小说《一地鸡毛》和《单位》的研究可以看出,研究内容主要有对小林人物形象的不同评析,如王光华论述的《刘震云笔下小林这一人物形象的时代意义》描写了小林的人物悲剧;再如周显波的《论lt;单位gt;和lt;一地鸡毛gt;的成长主题》分析了“成长”在工作中的必要性以及其与改善自己生活的关联还有对知识分子生存困境的研究;又如李锋伟的《知识分子个性的“磨损与丧失”——lt;离婚gt;、lt; 单位gt;和lt;一地鸡毛gt;为例》中所描写的主人公小林被环境制约着,逐渐丧失自我而选择向现实妥协,从此文章中读者可以对于作品所表现的社会生存困境的认识进一步加深;最后还有对单位官场权力乱象的研究,例如宗雨晴的《浅论刘震云

“官场”系列小说中的权力意识》作者批判地分析了官场权力滥用的现象。在对文学作品《单位》和《一地鸡毛》的进一步理解后,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刘震云先生作品的创作思想和意义,对于探讨理想主义在文学作品中的发展过程及其对现当代文学作品的影响有推动作用。文章将从人物面临的种种生存苦恼、艰辛以及生存本能的出发探究其世俗化的演变过程,并通过从刚入单位大学生的被动改造与之后成为合格单位人的主动改造做对比,全面分析主人公行为活动和心理的变化,然后以小林为中心,向社会中千千万万与之相似的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人群辐射开来,反思造成以小林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麻木、丧失自我的原因,上升到社会以及以小林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群体所面临的生存困境。

《一地鸡毛》和《单位》讲述的是发生在八、九十年代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状态,刘震云写作的着眼点也在于此,他重点刻画了小林这一人物,从他工作的环境到他家庭的生活进行细致描写,对他身边的人物都进行了自然而然的叙述描

写,这些看似无趣点点滴滴的生活中的琐碎小事,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地鸡毛”,这些小人物的恩怨纠葛,组合在一起变成了这一时代的真实写照,也体现了社会底层人民为了生计努力生存下去的艰辛与不易。本文主要从小林的人物形象分析及其悲剧性、小林世俗化形成的过程以及小林知识分子形象的代表性和创作意义三个方面进行展开,小说中的主人公小林被环境制约、同化以及改造,逐渐丧失自我,求而不得的物质生活成为这些知识分子所面临的生存困境,论文将就此群体形象进行更加全面深刻的探讨。

1 小林的人物形象分析及其悲剧性

《一地鸡毛》从“小林家一斤豆腐变馊了”开始小说情节的展开,然后紧接着讲述了小林为了买这一块公家副食店的豆腐每天起早排队,有时候排到自己豆腐却卖完了;有时候快要轮到自己了上班时间也到了,无奈只能放弃继续排队, 离开时小林就会对排的老长的队伍骂上一句:“妈的,天底下穷人家多了真不是什么好事!”①这句话看上去骂的是排队买豆腐的人,其实骂的也是他自己为了买到价廉物美的豆腐,骂的更是他身处在这个穷人团体的事实。豆腐虽然是非常平淡普通的食品,但在这里却是底层穷人生活的调剂品和精神慰藉。小林本身的形象与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颇有些相似——与广大劳苦群众一同排队买豆腐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