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迟子建小说中的人文关怀——以《群山之巅》为例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迟子建小说中的人文关怀——以《群山之巅》为例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ABSTRACT II

前言 1

1 人文关怀在《群山之巅》中的体现 2

1.1对尊严的关怀 2

1.2对人生价值的关怀 3

1.3对心灵的关怀 4

2 《群山之巅》中人文关怀的特点 6

2.1 具体性:关注底层人物命运 6

2.2 批判性:关注人性的阴暗面 7

2.3 多样性:关注乡村传统文化 8

3 《群山之巅》中人文关怀的意义 10

3.1揭露黑暗的社会现实 10

3.2透析复杂的人性 11

结语 12

参考文献 13

致 谢 14

中文摘要

人文关怀是对人的生存状况的关怀,对人的尊严以及人性的肯定,在文学作品中体现人文关怀的元素能够清晰地反应出作者对社会问题的理解。迟子建在作品中就多次体现了对人文关怀的思考,其代表作《群山之巅》便是建立在对人文关怀思考的基础上,描写了雪域北疆龙盏镇中各色人物的生活与爱恨情仇,这些小人物有着普通人生活的烟火气,同时也有中国北方独具特色的地域色彩,从中揭露了现实的黑暗并透析了复杂的人性,表达了对底层人民的尊严、人生价值和心灵三个方面的人文关怀。

关键词:迟子建; 《群山之巅》; 人文关怀

ABSTRACT

Humanistic care is the concern of people’s living conditions and the affirmation of human dignity and humanity. The elements reflecting humanistic care in literary works can clearly reflect the author’s understanding of social issues. Chi zijian reflects the thinking of humanistic concern many times in her works, her representative work “at the top of the mountains” is based on humanistic thinking. On the basis of the narrative perspective of omnipotence, depicts the life, love and hate of various characters in Longzhan town in the northern part of China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omni – faceted narration. These characters have the life style of ordinary people and the unique regional color influenced by the culture of the far north, to expose the reality of darkness and dialysis the complicated human nature, expressed the underlying people’s dignity, value of life and spirit of the three aspects of humanistic concern.

Key words: Chi Zijian;Top of Mountains;Humanistic Concern

前言

人文关怀是当下各领域非常热门的话题,也是文学创作中非常重要的元素。人文与关怀这一定义在中国古代文学中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词语。在《周易·贲辞》中就写道:“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已察时变。关乎人文,已化成天下。”“天文”即自然,“人文”则是与“天文”相对应,指人类文化的中心。唐代诗人张鷟的《游仙窟》中则写道:“虽复赠兰解佩,未甚关怀;合卺横陈,何曾惬意!”这里的“关怀”可以理解为在意、操心。而将两者连起来,就有了更为广泛、更深层次的意义。人文关怀现今主要是指以人的生存中各种需要为出发点,关注人的现实状况,对人性及人的尊严给予肯定,追求人心灵的解放与自由,从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进一步明确并提升了人的生存意义。[1]

迟子建是当代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作家之一,其作品荣获“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茅盾文学奖”等文学大奖。在30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她着眼于在浑厚历史背景下的黑土地上各种小人物的众生相,彰显了浓重的人文关怀。《群山之巅》来源于作者在现实中积累的文学素材。辛七杂作为整部小说的出场人物,灵感来自于作者居住小城中的一个喜欢用凸透镜面向太阳引火点烟的卖菜老头[2]。迟子建曾说道:“辛七杂是整篇小说里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写一个小镇的屠夫,就是拿出了一把解剖一个小镇的‘利器’”。通过对日常生活的细微观察,作者构建了一个复杂而充满魅力的世界[3],人文关怀贯穿其中。通过东北深山小镇中三家人所发生的故事,用温情的笔触来抨击小镇的黑暗面,用独特的视角解释了人性,关注到人的生活状况、人的尊严以及人的价值,字里行间都显示出作者强烈的人文关怀。

1 人文关怀在《群山之巅》中的体现

在位于祖国雪域北疆的龙盏镇,小镇里的人不多,但是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不同的故事,文章从辛欣来强奸安雪儿为主要线索,将小镇里的人们联系起来。展现了独特的“众生相”,通过对不同人物的不同故事发展和结局的描写,充分体现了作者的人文关怀。

1.1对尊严的关怀

“逃兵”辛开溜娶了战后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女人秋山爱子,生下独子辛七杂,在辛七杂还小的时候,爱子因眷恋自己生死未明的日本丈夫,从辛开溜的“束缚”中逃走。因父亲和母亲的奇特身份,屠夫辛七杂从小就被孤立,发誓要找一个不想生养的女人当老婆,此时王秀满不远万里来到了辛七杂面前啊,两人经过一点时间的相处便结了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老婆王秀满的坚持下,夫妻俩收养了辛欣来。没想到辛欣来在和母亲的一次争吵中,一气之下用斩马刀砍下了王秀满的头颅。作案后辛欣来强奸了觊觎已久的“小精灵”安雪儿,逃亡远方。龙盏镇长期以来的祥和宁静被这场事故彻底打破。

辛开溜一生都背负着“逃兵”的骂名,龙盏镇的村民们都瞧不起他,无论他如何解释,村民们都认定他是一个懦夫。辛开溜死后,他的骨灰里有一颗子弹和四颗弹片,这些东西都证明着他曾经也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并因此负伤,此时此刻他的灵魂得到了高度的升华。[4]“逃兵”的故事源于迟子建听到的一个传说,毫无疑问,那个传说的结局是悲凉的。而迟子建在前面的篇幅中大力描写辛开溜一生所背负的骂名和生活的艰辛,却在结局给了辛开溜一个生前最想要的东西——尊严。这种将虚构与现实相联系的创作方式,充分体现了作者的人文关怀。她要让现实中那些无法摆脱残酷命运的人们,以辛开溜的身份在小说中再活一次。辛开溜不仅上过战场杀过敌人,还在警察的重重围捕下保护了自己的孙子,这些事迹都是他生前想向众人所展示的:他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辛开溜深爱着秋山爱子,没有因为爱子是日本女人而瞧不起她,反而给了这个女人最深切的爱和保护。纵然知道辛七杂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依然将辛七杂视为己出。辛开溜的身上闪烁着人性的光芒,他的情感是纯洁的。他的故事仿佛是迟子建对这个故事原本的悲惨结局的弥补。无奈斯人已逝,作者只能在他死后给他此生最渴望得到的东西,将尊严归还给渴望尊严之人,展示了对于人的尊严的人文关怀。

1.2对人生价值的关怀

安雪儿是个侏儒,但是她身上有神话一般的传说:拥有预知死亡的能力。正是因为这样,龙盏镇的人们都认为安雪儿是神仙转世,把安雪儿视作“精灵”。但是辛欣来却把安雪儿强奸了,这对龙盏镇的村民来说无异于信仰的神话破灭了,安雪儿被亵渎,她就不再是神,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活该遭受报应的“冤鬼”。看似悲惨的故事,却因为迟子建对于人生价值的人文关怀,变成了温馨的一笔。

安雪儿被强奸后,她对凌辱场面的强迫性回忆以及身体被撕裂的痛楚让她彻夜难眠,为了缓解这种痛楚,她尝试在食物中忘却这一切,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食物。而对于食物的热爱只是对下文情节的铺垫——由于这场意外之灾,安雪儿长高了,侏儒症不治而愈。也因为这场意外之灾,她怀上了强奸自己的辛欣来的孩子。人们为她感到惋惜,甚至她的父亲都觉得这个孩子是耻辱的象征,但安雪儿却从中找到了人生的安慰。对于孩子的降生,作者也将画面描述得十分唯美:“当时她选了一枝骨朵多的、高枝的杜鹃,斜斜地插进壶嘴,正惬意地赏着,肚子突然疼了起来”。[5]安雪儿在杜鹃花床上生下了孩子。这一画面安排足以显示作者的态度,即事故并不会毁掉一个人的人生,而是能够让人在事故当中找寻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这场重创过后,安雪儿不再是村民们顶礼膜拜的“神”,也不再是犯下冤孽被寻仇的“冤鬼”,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拥有了自己的希望,寻找到了生而为人的人生价值。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