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余华《活着》中“福贵”形象毕业论文_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论余华《活着》中“福贵”形象毕业论文

2021-04-03更新

摘 要

Abstract II

1 余华《活着》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成功在于经典 1

1.1文学作品本身的价值与艺术魅力 1

1.1.1余华的超验性写作 1

1.1.2 通俗化的故事与“反英雄式”的叙事 2

1.2经受住时间和读者的考验 3

2 福贵形象分析 5

2.1 写作手法 5

2.1.1黑色幽默 5

2.1.2 荒诞意识 5

2.2 福贵形象 6

2.2.1福贵的乐观精神 6

2.2.2 福贵的善良淳朴精神 7

3 福贵形象与时代的联系 8

3.1 从情节中体会人物情感 8

3.2《活着》史诗性的审美价值 9

3.2.1无休止的苦难 9

3.3.2 温情地受难 10

结论 12

参考文献: 13

致谢 15

中文摘要

据2018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余华《活着》荣获全年度虚构畅销书榜单榜首,2019年权威媒体发布的“第13届作家榜”榜单上,余华以1550万人民币的版税收入仅此于刘慈欣,居榜眼位置。仅2018年,《活着》图书销量超过200万册。在快消费快阅读的今天,这部问世至今已有27个年头的经典小说还能保持如此活跃积极的生命力,根本原因在于《活着》超高的文学价值。《活着》主人公福贵经历了家产败落、战争威胁、亲人离世,最终仍携带着家人的温暖记忆平和地存活于世,他比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活着,但是他还是活下去了。苦难至始至终伴随了福贵一生,而“忍耐”则是福贵存活于世的法宝,与此同时苦难中的福贵并没有丢失传统农民善良淳朴,乐观豁达的品质。《活着》之所以被几代读者奉为经典,一是小说对“生与死”的深刻认识,让现代年轻人反思自己的人生价值,二是揭示了小说的主旨“为活着而活”,“活着”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种人生启示。

关键词:《活着》 经典 苦难 忍耐 人生价值

Abstract

According to the 2018 book retail market report, Yu Hua’s “Living” won the top of the fictional bestseller list of the whole year. On the “13th writers list” published by the authoritative media in 2019, Yu Hua earned a royalty of 15.5 million yuan. In Liu Cixin, the position of the list. In 2018 alone, “Living” books sold more than 2 million copies. Today, fast reading and fast reading, this classic novel that has been in existence for 27 years can still maintain such an active and positive vitality. The fundamental reason lies in the super high literary value of “Alive”. Fu Gui, the protagonist of “Living”, experienced the decline of family property, the threat of war, the death of his loved ones, and finally lived with the warm memories of his family. He has no reason to live more than anyone else, but he still lives. Suffering always comes with Fugui’s life, and “bearing” is the magic weapon for Fugui to survive in the world. At the same time, the wealth in suffering does not lose the quality of traditional farmers’ kindness, optimism and open-mindedness. The reason why “Alive” has been regarded as a classic by several generations of readers is that the novel has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life and death”, allowing modern young people to reflect on their own life values, and secondly, revealing the main theme of the novel “to live and live”. “Alive” is a life attitude is a life revelation.

Keywords: “living” classic suffering patience value of life

1 余华《活着》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成功在于经典

余华的名著《活着》于1992年首次刊登在《收获》杂志上,小说问世至今27年打破了纯文学的销售记录,畅销于英、法、韩、俄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余华也凭此作品摘得了1998年意大利最高文学奖和2004年法兰西艺术和骑士文化勋章等多个荣誉奖项。作为一部文学作品而言,《活着》无疑是成功的典范,流传27年的作品能够经久不衰,其“经典性”守住了时代的考验,守住了读者的殷殷期盼。

1.1文学作品本身的价值与艺术魅力

一部经典的文学作品是作家与读者头脑中思想的碰撞与冲击,是能触动人心弦、深临其境想主人公之想,思主人公之思的文学智慧,是关注现实关注人生,无论从内容从语言从手法上都散发着作家独特意蕴的作品。

1.1.1余华的超验性写作

余华创作的《活着》27年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在于其超验性写作,即超越具体题材,时代,从文学母题角度来把握生活。谭桂林在《论长篇小说研究中的母题分析》中指出“母题是一种基本的人类概念,精神现象或动作本身,如乡土、都市、生命、死亡、战争、复仇、飘泊、童年、成长、家族、性爱等等。”[1]《活着》中的文学母题即是对“现实、生命、死亡”的再续,“生与死”是人类逃脱不了的两大主题,如何利用“生”如何看待“死”即如何“活着”以怎样的姿态“活”是余华通过塑造“福贵”这个形象给读者的答案。少年福贵是一个嗜赌成性爱跑妓院的不良青年,在遭人暗算失去全部家当的同时父亲气绝身亡,随后渐渐悔悟却不幸被国军部队捉住当炮灰,母亲也穷病亡故随后经历儿子有庆被献血过量身亡,女儿凤霞分娩大出血,妻子家珍命数已尽,女婿二喜意外致死,孙子苦根因为家穷吃豆子意外撑死等一系列事件。就这样,一个个亲人随他而去,夕阳西下,只有那头福贵的牛与他相依为命。在死亡与命运面前,人类只能言听计从,别无他法,不得不承认人类在宇宙中是如此的微弱渺小,犹如沧海一粟。但是即便如此,生命是一个过程而非结果,只有经历过感受过体验过方不悔走这一遭,福贵讲述这一切的时候,“对自己的经历如此清楚,又能如此精彩地讲述自己”[2],不同于其他被困苦的生活损坏记忆的老头,他不会“面对往事显得木讷,以不知所措的微笑搪塞过去”[3],也不会“对自己的经历缺乏热情,仿佛是道听途说般的只记得零星几点”[4],有了“我”的聆听,他反而觉得“自己身世受到别人重视,显示出喜悦之情”[5];讲述自己一生的时候,没有过多沉重悲伤的情感,没有悲天悯人怨天尤人的叹息,更多的是享受和回味过去亲人带来的温情和陪伴,那些温暖的回忆足够支撑他度过余生;回顾往事总结一生,他对人生的态度也乐观豁达,“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6]

“为活着而活”本身就是对生命的尊重,这对现代不堪生活重负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启示,近期社会中频频出现“某某知名大学研究生临近毕业选择自杀”“某某孕妇产后抑郁带领两岁小孩跳楼自杀”,这些触目惊心的新闻既令人心痛惋惜又发人深思。生命只有一次,若只是因为一些心理压力或情绪问题而轻率地放弃生命,那么错失了生命旅程赋予的多姿多彩和无限可能,错失了生活带给他的色彩和活力。

以上是资料介绍,完整资料请联系客服购买,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